来自地下室的惨叫声

 

 

“仁志,我做了雪花寿司,送去自由丘好不好?”

 

从学校回来时,母亲这样拜托。

 

“什么?现在……我还要做功课。”

 

仁志皱起眉头给妈妈看。

 

“偶而想让布彦他们吃一次这种东西……每天都吃现成的,太可怜了。”

 

仁志的母亲弘美做的雪花寿司,确实很好吃,也是仁志最喜欢吃的。

 

“好啊,我去一趟。”

 

做出很不情愿的样子,把包好的寿司放在脚踏车上。

 

但他心里想的不一样。

 

(太好了。又可以玩布彦哥的电脑了。)

 

#p#副标题#e#有藉口去深见家,使仁志心里非常高兴。

 

母亲说的自由丘,就是表哥布彦住的深见家,因为位置在目黑区的自由丘。

 

仁志的家是在世田谷区的尾山台,虽然是不同区,但不是很远,骑脚踏车只是几分钟的距离。

 

仁志的母亲弘美与布彦的母亲眉美是姊妹,因为姊妹嫁出后住的地方很近,经常来往,孩子们也相当要好。

 

梁濑家与深见家在各方面,都是形成强烈对比的家庭。

 

仁志的父亲梁濑英二郎,是国立大学的国文系副教授,专攻中世纪的宗教文学,有很多着作,在学术界获得很高评价。

 

他的妻子弘美是英二郎做助教时,是国文系研究所的学生,可以说是师生之恋的结果。

 

她有芵二郎最喜欢的贵族般端正的面貌,不急不慌的性格和丰满的身材。

 

另一方面布彦的父亲深见治彦,是某大电机厂商重电部间的工程师。而且是主任工程师,是菁英中的菁英。他的专门是核子发电中,最重要的发电炉控制技术。

 

他的妻子眉美和姊姊相反的,是脸部的轮廓非常清楚的美女,性格也是好动而活泼。

 

她是在深见#p#副标题#e#治彦工作的公司上班,治彦正好是她的上司,他们是属于同事结婚。

 

他们的家在构造上也不同。梁濑家根据主人的嗜好,是正统木造的日式房屋,院子里有假山和水池。深见家是最前卫性的建筑家设计的西式建筑,中庭铺的是韩国草。

 

唯一相似的地方是家人的构成,都是一男一女,同样是哥哥和妹妹。但是孩子们的性格完全不同。

 

仁志最怕数学,但对美术有兴趣,在N大附属高中上学,参加美术社团非常活跃。

 

当然准备考美术系统的大学,性格温和,皮肤洁白,面貌柔和,在学校的绰号就是“相公”,因优柔寡断常受到母亲的斥责。

 

布彦是从小学生时,就对电脑感到兴趣,现在是在D国立大学理工学院的电子工程系,专攻资讯处理。

 

功课虽然好,但性格孤僻——也就是不让别人接近他,不接纳别人的意见,想做的事,无论如何都要做到底的性格,有西方古典的面貌,身材修长的英俊青年。

 

性格上这样的相反,走的路也不同,所以仁志和布彦一直到不久前,都没有亲切交谈的机会。而且布彦多少有看不起别人的态度,仁志一直觉得和他合不来。

 

可是最近他们有了共同的话题,那就是关于用电脑制作的映像作品。

 

最近电脑的硬体和软体,都有很大的进步,就是像仁志这样不懂电脑的,也容易操作了。偶而看到美术社团的朋友,用自己的个人电脑画画,确实感到惊讶。

 

在画面上能画出任何颜#p#副标题#e#色,也能任意使用毛笔,毛刷,铅笔等不同工具。而且根据原有的照片或书,能改变成另外一幅作品。

 

而且画一个平面图,也有软体能自动的改变角度,画上影子变成立体图形。

 

“真没想到能用电脑做这种事情。”

 

去深见家时,把自己的惊奇告诉布彦时,他难得露出笑容说。

 

“如果是关于电脑的就要问我。”

 

对小三岁的表弟提出电脑的问题,好像使他很高兴。

 

“原来你看到绘画软体就惊讶了。我的映像作品是更复杂也更新,让你见识一下吧。”

 

这样把仁志带进,从来不让别人进入的自己房间。

 

“哇!真像科幻电影里的科学家的研究室……”

 

大概有五坪的房间,里面摆的几乎都是电子机器,好像在电子机器间,勉强塞进床铺和书桌。

 

仅有的空间地上堆满参考书。个人#p#副标题#e#电脑就有三台,另外有二台录放影机,而且摄影机也引起仁志的瞩目,还有大画面的显像机。

 

“用电脑静止的画面,已经不稀奇了,现在已经是动画的时代,当然不只是映像,文字资料,声音,音乐都可以加上去,比如像这样的。”

 

打开身边的个人电脑,在键盘上操纵几下,突然在三十吋的电视画面上出现美丽的映像。

 

在黑暗的空间出现一个美丽的少女,原来是布彦的妹妹纪子。

 

纪子穿着水兵式的学校制服,轻快跳舞,梳成马尾的头发和宽裙在飞舞。

 

这个看起来好像纪子实际跳舞的录影带吧!可是不对,开始时是把拍下来的录影带输入电脑里,但以后就由软体计算后做成画像。

 

只要发出“跳舞”“跑步”“跳跃”“坐下”“睡觉”的指令,就完全照指令动作,还可以让她说话。

 

压下“说话”的按钮。

 

“午安,我是纪子,请多指教。”

 

传出来的声音和纪子本人的声音并不是很像,但也差不了多少。

 

“这是从电子合成的声音,从录音的纪子声音#p#副标题#e#中找出特征,能让画面自由的说话。”

 

“哇!还能做这种事啊!”

 

仁志确实感到非常惊讶。

 

“这个还是简单的程式,所以还不能做很复杂的动作,但只要提高电脑的计算能力,就能做到所有的事情。当然也能使二个人,或三个人同时动作。”

 

“那么,极端一点说,让男人和女人性交也可以啰!”

 

仁志这样问时,布彦露出很得意的表情说。

 

“当然可以。过去只能在卡通的世界里画的,现在不需要很复杂的工具,就能以真实的画面出现。性交画面根本不是问题。我现在做的就是设计这种程式,刚才给你看的就是我的试验作品。动作还有一点不够自然,但少许改良后,就能变成商品了。”

 

“商品……是要卖吗?”

 

“对,这种软体在映像产业方面有很大需求,已经有软体厂商和录影带业者来和我商量,我准备卖给出价最高的厂商。”

 

布彦露出充满信心的态度,仁志对布彦充满尊敬的心。这位从小学就玩电脑的表哥,二十岁时已经发挥能做成商品的才能。

 

“你想正式的玩映像,我可以教你。我是擅长做程式,可是对艺术的部分就没有信心了,所以作品是需要像你这样的艺术家,到那时候就要你帮忙了。”

 

在这样的交换条件下,布彦答应仁志使用电脑和映像软体。

 

(只要有电脑,就可以在自己的家里做了。)

 

因此请求父亲买电脑时,果然被拒绝。

 

“真正的学问和艺术,是要创造的,电脑怎么能做到创造的工作。更不要说想用电脑作画,你还是为了能考上美术大学好好用功吧!”

 

只好放弃自己拥有电脑的念头,从此以后只要去深见家时,就拜托布彦用他的电脑。

 

布彦也从来没有不高兴的样子,好像把自己最擅长的教表弟,他也感到高兴。

 

所以仁志有时骗母亲说“参加社团活动,要晚一点回家”,这样去深见家。

 

但这样使仁志频繁地去深见家的理由,不只是电脑,布彦的妹妹纪子,也有强大的吸引力。

 

纪子是比仁志小一岁,在私立的高中读一年级,有一对像母亲的大眼睛,给人留下强烈的印象,充满个性的面貌和曲线的身体。她从国中时代就参加拉拉队又蹦又跳,仁志对这位表妹有很大兴趣。

#p#副标题#e##p#副标题#e#

(小时候因为二个眼睛离开很远,觉得像鲸鱼一样奇妙的脸,但最近变成美女。)

 

仁志的高中只有男生,所以很少和异性接触,纪子可以说是仁志的唯一女朋友。

 

“仁志哥,仁志哥。”纪子从小就这样叫他。

 

(我能有那样可爱的妹妹该有多好。)

 

这是仁志最近的想法。

 

其实他也有妹妹,就是国中二年级的彩香。可是彩香并不像纪子那样活泼。她比较木讷,也很少和哥哥谈话,身体比较胖,缺少像纪子那样的可爱性。

 

(布彦哥他们真叫我羡慕,因为父母很少干涉……)

 

因为他们的父母深见治彦与眉美,现在住在国外。

 

苏联解体后,旧苏联和东欧的许多国家面临许多困难,其一就是核子发电场。共产主义国家的核子发电场都已经老化,因为技术人员的技术低落,缺乏修补的材料,安全性已经受到质疑。

 

如果置之不理的可能,还会引起车诺比尔事件造成大灾害。因此向核子先进的国家日本求助。

#p#副标题#e#

深见治彦是原子炉的专家,因此被政府派去东欧,检查他们的核电以及训练人员,据说最少要二年时间。

 

治彦当初不想接受这分工作,因为他有糖尿病。

 

这种疾病是必须吃严格管制的食物疗法的食物,长期在国外,如果控制不好,可能会缩短寿命,因此政府答应治彦带妻子一起去东欧,因此布彦兄妹已经单独生活半年。

 

三餐完全由纪子负责,不过纪子也不擅长烹饪,因此无论如何也会经常吃速食食品等现成的东西。

 

因此仁志的母亲受到妹妹的请托,每周都会送去一些食物,负责送去的当然是仁志,因此他接触布彦的电脑,和纪子的机会就增加了。

 

——不久后到达深见家。

 

深见家的外壁是溷凝土,所以从外观看好像是灰色的要塞。建筑物分成二栋,连接点就是玄关,是很特殊的设计。

 

走进玄关后,在大厅后面,就是有韩国草的中庭,右边就是家人共有的一栋,包括客厅、餐厅、厨房,布彦和纪子的房间,就在这里的二楼。

 

另一栋的一楼是治彦的书房和客厅,二楼是夫妻的卧房和客房,因为治彦不喜欢受到孩子们的打扰,所以孩子们从小就很少受父母的干涉。

 

仁志按门铃,等一阵也没有回答。

#p#副标题#e#

(难道二个人都不在家吗?)

 

他以为这段时间至少有纪子在家。转动玄关的门把手,没有锁。

 

(他们在家,大概没有听到门铃声。)

 

仁志首先向右手边的客厅说话。

 

“午安。我是仁志,有人在家吗?”

 

房子里静悄悄的没有任何反应。

 

(没有人在家。可是出去也不锁门太不小心了。)

 

可是把带来的雪花寿司必须留下来,仁志就到厨房把雪花寿司放在餐桌上,留下便条。

 

(他们不在家,也不能玩电脑了。)

 

仁志回到玄关时,突然转到很清脆的声音。

#p#副标题#e#

“唔……”

 

然后为到人的声音——好像是痛苦的哼声——而且还是少女的。

 

(什么?)

 

仁志吓了一跳,伫立在那里竖起耳朵。

 

那个声音和哼声是从玄关的左边,也就是从他们父亲书房的方向传来。孩子们是很少到那边去的,因此仁志虽然来过多少次,也没有去过那里。

 

(难道那一边会有人吗?)

 

心里感到奇妙的不安。虽然那种声音很小,但觉得很异常,他不知不觉地向那边悄悄的走过去。

 

从玄关有一条很短的走廊,在走廊的顶端和左侧有房间。左侧是客厅,顶端是书房。可是传来的声音好像不是这二个房间。

 

(会是那里呢?)

 

正当仁志站在走廊上迷惑时,又听到声音。

#p#副标题#e#

“叭!”

 

好像打在软东西上的声音。几乎在同时听到少女的惨叫声。

 

“啊……”

 

那是楼梯的下面传来的。

 

(原来是地下室!)

 

在上二楼的楼梯边有一个门,就是从这里下到地下室。

 

(有人在地下室打女孩……一定是纪子。)

 

仁志产生有如当头棒喝的冲击。在他脑里出现是有坏人侵入后,把纪子带到地下室想要强暴的场面。

 

(不得了啦!)

 

仁志觉得自己的脸色已经苍白。觉得在门的那一边,正在进行邪恶的事情。

#p#副标题#e#

仁志准备去开门,但发现门没有完全关上,所以才会听到里面的声音,悄悄推开大一点。

 

“叭!”

 

“啊,唔……”

 

又听到打击的声音,和少女的哼声。

 

(没有错,是纪子在下面受到强暴!)

 

仁志做了这样的判断。

 

(怎么办?要报警吗?)

 

仁志犹豫不决,没有信心一个人去对抗暴徒。

 

就在这时候传来男人的笑声,而且是冷笑的口吻。

 

“纪子,怎么样,受不了啦吧!”

#p#副标题#e#

仁志手握门把手痴呆地站在那里,好像被闪电击中。

 

(那是布彦哥的声音……)

 

那是最熟悉表哥的声音。原来在地下室的是表哥和纪子兄妹。

 

“唔……唔……”

 

又听到纪子的声音,那是从鼻孔冒出的哼声。

 

(一定是布彦哥对纪子做了什么事……)

 

哥哥说出冷漠的话,妹妹在啜泣。

 

(他们在做什么呢?)

 

至少知道不是有暴徒侵入,多少使仁志镇静下来,同时也产生强烈好奇心。

 

仁志小心翼冀地推开门,没有灯光,从走廊的光可以看到里面的旧家具,和堆积的大纸箱。

#p#副标题#e#

(奇怪!在这样黑的地方能做什么呢?又好像没有人……)

 

注意向里面看,在黑暗中看到一丝亮光,是从楼梯下去后,在地下室另一端有一个门,从锁孔和门缝露出来的光。

 

(原来里面还有一个房间。)

 

原来知道这里好像有一个地下室,但不知道里面还有一个房间,仁志开始犹豫,但受到好奇心的驱使向下走去……。

 

那是很陡的楼梯,而且背后门自动关上,刹那间变成黑暗。只靠门缝露出的灯光,慢慢走下楼梯。

 

终于走完楼梯,仁志松一口气,然后慢慢向有灯光和传出声音的门走去。

 

“叭!”

 

“唉呀……唔……啊……”

 

“怎么样?”

 

“饶了我吧……”

#p#副标题#e#

听到兄妹的声音。哥哥是斥责的口吻,妹妹是哭着哀求。仁志弯下上身把眼睛靠在锁孔上。

 

(啊!)

 

仁志几乎要叫出来,急忙用手盖在嘴上。